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收藏本站
微信公众号

文渊网微信公众号

全站搜索
百度文库

文渊大讲堂
000052

【文渊大讲堂功能简介】

(1)大讲堂是会员交流的一个公益性平台,也是不定期的会员论坛消息发布的窗口。

(2)会员公益性讲座的展示平台。

(3)中小学教师公益性公开课展示的平台。

(4)专业性计费讲座的入口。

(5)专业性计费教学,培训课程入口。

这里是任千里马驰骋的天地!

这里是未来精英成长的阶梯!




会员登录
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028-38410905
邮箱:mswyg@sina.cn
留言提交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3:00
周六至周日 :9:00-23: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8228163327
邮箱:mswyg@sina.cn
电话:028-38410905
留言提交
新闻详情
我们这一代人的往事与随想
 二维码 572
发表时间:2016-07-25 07:27
文章附图

我们这一代人的往事与随想
——文革50周年记
梁立俊  

   2006年,文革40周年的时候,我写了一组纪事性的文章,一共40篇,合在一起叫《童年纪事——文革》,但是在网上被编辑善意地改成了《童年回忆》。可见,那个时候文革就是一个敏感话题。今年文革50周年,我已经没有再写出50篇纪念文字的热情了。但作为文革的亲历者,眼看文革正在被意识形态洗掉血迹,反塑成正当性的革命事件,我们有理由发出些许微弱的声音,为这个时代留下证词!

   这就是开这个帖子的原因。准备写五篇从个人视角反思文革的文字,不定期上传,到5.16前完工。今天先抛出这个“引子”,后面将陆续上载正式的文章。特恭请同道指正,也静待异类攻讦!

   1、没有祖先神灵佑护的一代

   我的曾祖母是1960年饿死的。据母亲说,我的曾祖母长得很高大肥胖,饭量有大。那时吃公共食堂,曾祖母已经年过八旬,不放心让别人代为打饭——60年已经是一天两顿稀粥,没有饭吃了。曾祖母柱着拐杖,自己每天去打两顿稀粥。大概是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曾祖母饿死了。母亲说,人们都饿得没有力气,曾祖母出殡,没人抬棺,因此,棺材没有钉上,盖子由本家几个妇人抬着,草草埋掉了。后来爷爷每一次骂我们不孝时,都要说:60年为了不让你们这些兔崽子饿死,我把我妈都饿死了!

   爷爷骂的这些兔崽子不包括我——因为60年我还没有出生。我很有幸,没有赶上60年的大饥荒。这次饥荒让我们村里的人永远难忘。后来农村流行忆苦思甜,据说好多次,站在上面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回忆的都是60年的大饥荒,而不是暗无天日的解放前。我没有赶上60年,但是赶上了文革的尾巴。应该已经是70年代了,那时轰轰烈烈的时期结束了,但是文革开始深入到生活的细节和人们的精神层面。比如,清明,过年等,不让上坟烧纸钱。我们家那时死去的亲人,就是曾祖父,曾祖母。我的印象中没有给他们上过坟。他们的坟地在那里我也不知道。

   其他的上坟日期记不得了,只有过年时的情形大概记得。70年代初,过年很简单,有一阵子,也不让养猪,或者养了猪要上交到公社。交到公社的猪重量必须达到110斤,因此,爷爷每次中途要给猪喂一顿食,让它吃得饱饱的过秤。不记得是否有货币回报。过年没有肉吃,嘴里淡出个鸟来,这年过不过都一个样。但是,大年三十晚上,天黑下来之后,爷爷都要弄几样祭品,到外面的野地里,画几个圈圈,每个圈圈代表一个亲人,烧一些纸钱。母亲也会拿几张纸,到田头烧一下。按照当时的说法:过革命化的春节,其中包括不祭奠祖先。但是,家家都偷偷摸摸表示一下,不敢到坟头去。

   改革开放之后,气氛宽松,清明、中秋、农历十月一(给先人送冬衣)人们可以到坟头烧纸了。爷爷那时执意把曾祖母的坟头从水浇地迁到一个山头——为了不被水冲坏。我当时对这些“迷信”的事情不热衷,不能理解爷爷对曾祖母被饿死的那份歉疚。迁坟的事情也只是爷爷一个人忙碌。之后,年头节下,爷爷都会准备祭品,在家里举行简单的祭奠仪式。我在旁陪侍,听爷爷嘴里念念有词,看爷爷脸上虔诚的样子,我内心没有对祖先的敬畏之心,有时还会觉得失笑。今天,我也开始渐入老境,而且身在异乡,每年过年都要买一些纸钱,弄一点祭品,大年三十一个人,或者带上儿子给死去的亲人烧纸。

   于是,我开始想:为什么我的心中没有祖先的位置,我为什么对自己从那里来这件事,没有一点虔诚的崇敬。还有:我们,一个家庭,一个家族,那些仪式化的传统,作为我们的祖先没有白活,和我们没有白活的凭证,为什么没有传承下来!这些东西在我们的心灵里是怎么被彻底消灭了的!比如,我自己,现在内心很想恢复它们,但是,却没有一点内在的冲动支持,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比如,爷爷实行的那些仪式,那是几百年流行来的文化表征,当年被我当成迷信,在我这里被截断了,现在再也无法恢复。那么,是什么让我和我们失去了这些东西?现在追溯起来,原因只有一个:文革。当我们作为孩童,最应该膜拜活的传统,参与活的传统,根植活的传统的时候,传统的仪式被污名,被禁止,而过了这个时期,传统再也无法在我们心中植入。

   现在,我们活在没有祖先神灵佑护的精神空白状态下,这是文革对我们这一代,甚至下一代,下下一代最大的遗祸,是历史对我们最大的惩罚!

  

上一页
1
...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3:00
周六至周日 :9:00-23: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8228163327
邮箱:mswyg@sina.cn
资讯热线:028-3841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