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收藏本站
微信公众号

文渊网微信公众号

全站搜索
百度文库

文渊大讲堂
000052

【文渊大讲堂功能简介】

(1)大讲堂是会员交流的一个公益性平台,也是不定期的会员论坛消息发布的窗口。

(2)会员公益性讲座的展示平台。

(3)中小学教师公益性公开课展示的平台。

(4)专业性计费讲座的入口。

(5)专业性计费教学,培训课程入口。

这里是任千里马驰骋的天地!

这里是未来精英成长的阶梯!




会员登录
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028-38410905
邮箱:mswyg@sina.cn
留言提交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3:00
周六至周日 :9:00-23: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8228163327
邮箱:mswyg@sina.cn
电话:028-38410905
留言提交
新闻详情
【浪女外传】50章:泪眼痴情
 二维码 538
发表时间:2016-06-16 10:06来源:【浪女外传】50章:泪眼痴情

【浪女外传】50章:泪眼痴情


作者:曾一平


第三卷 混沌王朝


返回目录

诗云:

心病还需心药治,

泪眼痴情更奇异。

大夫难辨病根由,

脉脉温情胜药剂。

且说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天姑便跟往常一样,到她往常与天元一起训练功夫的地点,她不由得有些诧异:往常都是天元哥早早地道这里来等着她,今天怎么却不见他的身影呢?

她迟疑了一会,估计天元哥也许有什么事耽误了,管他的,先就自己单兵独练一会再说吧。于是,她便自个先练了起来。首先,她走了几趟拳脚套路,不多久便觉得身上已经有毛毛汗了。她便停了下来缓一口气。

她正打算坐下来休息一下,而刚刚坐下,便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并回头朝营房驻地那边张望,希望能够看到天元哥匆匆赶来的身影。等她望了好一阵子,除了看见晨雾朦胧中的婆娑树影之外,就再也没有看见别的什么了。

此时,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便不由自主地从她的心头生起。一会她又开始自嘲道:“我这么犯什么傻啦?还不至于如此傻帽了吧!我才不至于呢!”

接着,她便又开始单兵独练起来了,可是,却在业没有先前那么一股子劲头了,而且耳边还突然响起了曾经听见过的一句俏皮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但她接着便强力地加以否定:“我才不信这个邪呢!难道女人就真的离不了男人!”于是她便极力抛弃种种杂念,继续练了起来。

然而,练着练着,便不时地又朝营房驻地那边张望。待她张望了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心思继续练下去了,就好像有意跟人赌气似的,把家伙往旁边一扔,便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她本想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一下,然而,起伏的新潮却墙壁着她回忆起昨天晚上同天元分手时的情景。

接着她便想到:是不是我昨天晚上有什么地方让他生气了呢?

她想来想去,总觉得她昨天晚上并无丝毫过错。而以往,每天都是天元哥先到训练场地等着她,今天都这么久了,他还没有到来,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烦乱的心绪已经迫使她无法在继续在地上坐下去不了,于是,她便赶紧收拾起家伙就往回走。等她走到营地时,才听到不少人都在议论,说是天元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

在天姑眼里,天元一直都是铁打的金刚罗汉,他怎么也会突然就生病了呢,况且昨天晚上我们分手的时候,他都还好好的呀,怎么会突然一下子就病了呢?不行!我得赶紧前去看个明白!

于是,天姑便便家伙赶紧拿到自己的房间里放下,便急匆匆地朝着天元的房间赶去,她还没有进门,便看见门外围了许多的人,从大家的言谈和神情中,她便证实了天元哥的确病得不轻。

“这可怎么得了啊?”天姑的心理不由得暗暗地叫苦不迭,此时,她什么也顾不得了,便立即拨开人群,直接闯进了天元的房间。

房间里,营地的几个大夫正忙得不亦乐乎,测体温的,量血压的,还有把脉的,输液的,正忙得不可开交。见这阵势,天姑便不由得暗暗捏了一把冷汗。,而且还不停地在心里嘀咕道:“天元哥,你可千万得挺住,绝不能够就此倒下了啊!假若我昨天真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等你康复之后,我再给你诚心诚意地道歉好啦。”

此时,天姑还想上前向大夫细细地询问一下天元哥的病情,但一看他们都忙得那个样子,也就打消了询问的念头。接着她便想到:我自己在这里一点忙也帮不上,还是赶紧离开吧,免得在这里影响大夫们的工作。

她从天元的房间里退出来之后,脸上就像蒙上了一层乌云。就连走路都似乎觉得不大迈得开步子了。她强打精神,慢慢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还不由自主地在回忆着这好长一段时间以来,天元哥对她的严格训练和热心帮助,接着又不断地前思后想,想来想去,他便突然意识到:天元哥绝对是她有生以来所遇到的第一个大好人。

一想起“大好人”三个字,她便突然回想起昨天晚上她与天元分手之前交谈的情景:

......

天元说道,“我还想问你一句话,就一句!我们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你看看,我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啊?”

“好人,大好人!天元哥,现在你没有问题了吧?”

“谢谢你,没有了。好吧,你回屋休息去吧。”

......

按道理讲:我说他是“好人,大好人”,这既是我的肺腑之言,也是对他最崇高的评价呀!可是,他在听了之后,为什么会没有一点欣喜呢?接着他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然后就是叫我回屋休息,这一切不但顺理成章,而且也显得相当正常啊,怎么会突然就病了呢?

现在,他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他身边的大夫正忙着,我又不好询问,天元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有什么危险吗?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不得而知,又无从过问,真是急死人啦!

现在,我到底该怎么办呀?不行,我得赶紧找其他的人问一问去。

然后,天姑便一个一个地打听,而大家的回答都好像事前就约定了的一样,除了回答她“不知道”以外,就再也不说别的什么了。

天姑也没有心情去食堂里吃早饭了,她便独自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在哪里坐了下来。此时,她的思维都好像停止了似的,脑子里完全就是一片空白,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就活像一个石头人一样,一动也不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慢慢地站了起来,此时她便想到:大夫也许都忙过了吧,我得再去看看,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或许已经苏醒过来了吧。

天姑再次来到天元的房间,屋里只有一个护士在那里照料着,他便赶紧去询问那位护士:“他现在怎么样啦?”

“仍然昏迷不醒。”护士回答道。

“会有生命危险吗?”天姑继续问道。

“现在还很难说。”

“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啊?”

“大夫先说是昨夜偶感风寒,但后来又说这不是不要病因,这病还真是非常奇怪,究竟主要病因是什么么,连大夫也没有诊断出来。”

“那现在怎么办啊?”

“只有继续输液和观察了。”

天姑问了几句之后,觉得再问也问不出一个什么所以然来,她也就只好不再继续问下去了。

接着,她便向天元的床边走来,然后就坐在天元的床边,并且用双手紧紧握着天元的一只手,两眼深情地望着天元,接着便自言自语地对着天元说道:“天元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你那么强壮的金刚罗汉,平时你连感冒都没有患过,怎么会突然就病得这么厉害呢?你这个样子,好叫人担心啊!”

天姑停了一会,转过头来看看窗外,似乎天地都昏蒙蒙的,既无光明,更像一张毫无表情的脸,此时,她心里便更觉得不是个滋味了。

然后她便回过头来,接着对天元说道:“天元哥,把你的眼睛睁开来看看我啊!你到底是怎么了吗?你开口说一句话呀......天元哥,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吗......我要是有什么对不住你,你总得开口说话呀!天元哥,你醒醒嘛!”

旁边的护士见了天姑这样一幅神态,虽然为天姑的深情也使她为之感动,但也不免感到有些酸溜溜的。于是,她便只好在旁边的凳子上坐着,时不时地看上他们几眼。

天姑一个人就这么说着说着,也弄不清楚她到底是动了一种什么情感,那不听话的眼泪便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地往下掉,而且还直接就滴到了天元的脸上。她望着自己滴到天元脸上的满脸泪水,便把自己的手绢掏了出来,给天元轻轻地擦去。

可是,天元脸上的泪水刚刚才擦去,天姑眼睛里的泪水却立即又滴得天元满脸都是。就这样:泪水滴在天元的脸上,天姑便接着给他擦去,反反复复都不知有多少遍了,天姑手里的手绢都被她自己的泪水给湿透了。

天姑突然将手中湿透了的手绢往旁边一扔,便立即俯下身去,双手抱起天元的头,并且将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在天元的脸上,接着便抽泣个不停!

说来也怪:这感情的奇效,有时的确要胜过世间的一切灵丹妙药!

突然之间,天元便神奇般地苏醒过来了,而且还立即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天姑,并且趁势就和天姑亲吻了起来了。

天姑突然一惊!便赶紧挣脱出来,站在一边,眼睛与天元的眼睛互相对视着。此时,天姑分明看出:天元的眼神里面,却流露出来许多难言的无奈。

这精彩的一幕,被旁边的护士看见之后,她便赶紧往屋外跑去,她一边跑着一边喊道:“头领醒过来啦!头领醒过来啦!头领醒过来啦......”

几个大夫一会便赶了过来,他们都为天元的苏醒而感到万分高兴。其中一个大夫便向站在一边的天姑问道:“刚才的情况还那么严重,这奇迹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

天姑则什么也没有说,便自个退出了房间。可是,她刚走出门口,便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大夫的说话声:“一点也不奇怪,这就是女人情感的特效。”

此时,天姑的脸便“刷”地一下就红了,而且一直红到了后耳根。

OP-


返回目录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3:00
周六至周日 :9:00-23: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8228163327
邮箱:mswyg@sina.cn
资讯热线:028-3841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