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收藏本站
微信公众号

文渊网微信公众号

全站搜索
百度文库

文渊大讲堂
000052

【文渊大讲堂功能简介】

(1)大讲堂是会员交流的一个公益性平台,也是不定期的会员论坛消息发布的窗口。

(2)会员公益性讲座的展示平台。

(3)中小学教师公益性公开课展示的平台。

(4)专业性计费讲座的入口。

(5)专业性计费教学,培训课程入口。

这里是任千里马驰骋的天地!

这里是未来精英成长的阶梯!




会员登录
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028-38410905
邮箱:mswyg@sina.cn
留言提交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3:00
周六至周日 :9:00-23: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8228163327
邮箱:mswyg@sina.cn
电话:028-38410905
留言提交
新闻详情
​生命,死亡与灵魂的顿悟
 二维码 82
发表时间:2015-04-16 12:17

生命,死亡与灵魂的顿悟

死亡是什么?
     有人说死亡是痛苦的解脱,有人说死亡是一切的终结,有人说死亡是梦幻的破灭,还有人说死亡是另一种生命的开始。
     灵魂是什么?
     灵魂可能是生命的源泉,灵魂可能是死亡的结晶,灵魂可能是不甘于逝去的遗志,灵魂也可能是一个无奈的悲剧。
     当大地上有了生命的时候就有了死亡,生于死就像一对形影不离的兄弟,你起我落,交相呼应,可是生命受到无数人的尊敬与爱戴,死亡却因为它所带来的终结和悲伤,成为人们恐惧的名词。
     当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因为无奈而继续下去的时候,我开始了对死亡的研究,生命的意义,和灵魂的本质成了我不断追寻的目标……
     对于生命来说死亡也许是一个终结,但是对于死亡来说,这里何尝不是一片生命的荒野……

当你拥有了执着的信念,即使你死了,也会让它影响别人很久,不要把死亡看作终点,所谓一了百了的话不过是自欺欺人,死亡,在某些人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却不是永远的消散……

死亡也拥有表现自己的权利,只是,死亡并不经常表现自己,不要把死亡当成丑恶不堪的,就像是不要把安静的人当作好欺负一样,也许,死亡表现自己的那一剎那,会比生命更耀眼,因为我们经常接触生命,却不了解死亡……  

生与死只不过是一个界限,一个划定生命状态的界限,也许,在我们惧怕的死亡当中,就有我们在生命里追寻的东西,可是就是这么一条细细的线,又有多少人能够突破?在生命的世界里无分生死,但是,在我们的视线里,却有走了之后再也回不来的朋友,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也是对于死亡恐惧的来源……

生命第一定律:只有相对的死亡,没有绝对的消逝,生命不会真正意义上的终结,它只会从一种形式转换成另一种形式,从一个形态转变成另一种形态,周而复始,日复一日。

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是亡灵,在我们获得死亡的同时,我们也抛弃了世俗的累赘,权利,金钱,肉体上的享受,精神上的爱恋都与我们无缘,我们留下的只有灵魂和双眼,因此我们能够更冷静地看待每件事物,从更客观的位置分析每样东西,使我们不至于再重复地犯下错误。
     我们很悲哀,因为我们是亡灵,就在我们死亡的时候,我们也同时失去了一些东西,我们的人生目标也因此变得更加渺茫和难以把握,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陪伴我们走过几乎没有尽头的另一个旅程,我们极易在这条无边的轨迹上迷失方向,直至灭亡,因此身为亡灵的我们需要付出更大的毅力与决心,来追求自己的理想。
     寻找那我们几乎已经忘记了的生命痕迹,来填补我们并不完整的人生,这也是我踏上这片大陆的目的之一。
     亡灵导师克尼·特莫尔《亡灵的生命轨迹》

“死亡是怎样的东西?”记得我还活着的时候,有人问过我这样的一个问题。
     我笑了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有一对孪生兄弟,一起在母亲的体内舒适的生活着,不愁吃穿,也没有危险。
     有一天,弟弟突然说道:‘我一定要到外面去看看,那里一定有比这里还充实的生活!’
     哥哥摇摇头‘我不要!我们在这里有多好!不愁吃穿,又没有危险,我不要放弃这里,去外面那种危险而未知的地方,面对那种种无法预知的东西!’
     弟弟无法说服他的哥哥,只要一个人离开了母亲的身体,虽然他面对过危险,悲伤,愤怒,种种让人伤心,惊惧的事情,但是同样也享受到了爱情,亲情,幸福,种种温馨,快乐的生活,他的生命充满了色彩。而他的哥哥,虽然没有危险,没有痛苦,也得到安全的保护,但是他的生命却只有一种单调的颜色,错过了很多的东西……”
     问我问题的人若有所思,“您的意思是,死亡是一种很美好的事情?”
     我笑着摇了摇头,“不,我的意思是,没有经历过,你永远也无权对它作出评论……”

立场的改变通常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己感觉到有别的东西更适合自己,自己转移了立场,另一种就是有强大的外来势力对你施加压力,逼你改变立场。今天,在几杯红酒之间,开辟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死亡就成为了新的存在。而死亡在被赋予了恐怖,邪恶,黑暗,可怕种种代名词之后,却被遗失了他原本存在的主要原则之一—公正,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无论你是国王还是奴隶,是美女还是怪物,到那个时候都会面对死亡的拥抱,逝去了的灵魂都会接受他的审判,在死亡的眼睛里,任何事情都无所潜行……
     亡灵导师克尼·特莫尔《死亡的审判》

正义是什么,邪恶又是什么?有时候,当某些事,或者某个人对某些人有用的时候,那些事或者那个人的所作所为就成为了正义,当某些事,或者某个人对某些人的利益造成威胁的时候,那些事或者那个人在某些人的眼里就成为了邪恶!当大多数人认为邪恶的东西对于某个人来说有着巨大无比的诱惑力的时候,这个人对于这个东西的看法究竟是怎么样的?是维护形象标榜正义呢?还是制造种种借口,为众人眼里的罪恶罩上一层名为虚伪的镀金外衣,假充正义?
     人生就是从矛盾中走过来的,当矛与盾碰撞时所爆出的火花,才是最令人赏心悦目的……

身为一个失去生命的死亡之体,我对于以往的经历印象越来越淡,对于亡灵来说,没有太多的复杂思想,也没有太多的奇怪心思,这并不是说我们愚蠢,相反,我们拥有比正常人多许多倍的人生经验,以及长久积累下来的庞大智慧,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在我们漫长而单调的岁月里,有些东西已经失去了争取的意义,所有的一切无聊的玩意都在漫长的时间面前变得苍白无力,比如说,虚伪无用的利益关系……
     《灵魂的领悟—亡灵导师克尼·特莫尔语录》

亡灵也会有泪吗?普通人认为,死亡便是很大的悲哀,他们为了死亡而哭泣,可是也许只有亡者才知道死亡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但是这种解脱到底能持续多久,在近乎无尽的死亡当中,是否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亡灵再次流下泪水……是什么……爱情?命运?还是亡灵在无尽岁月中那属于自己的默默追求?

人生的目标究竟在哪里?
     没有人愿意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目标或者是希望,哪怕是渺小到微不足道,你也可以这么说,欲望和目标是人类繁衍的根本和源泉,无数的希望和目标构成了生命的基本粒子。但是这些目标并不都一定会实现,有些平凡的人会把这个小小的希望隐藏在自己心灵的最深处,作为闲来无事时可以细细品味的美妙梦境。有些意志坚定的人会将自己最大的梦想作为一生的追求,有些人可能抱着梦想郁郁而终,将希望留到下一个轮回,也许有人最终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但却奇怪的发现,自己重新走入彷徨。还有人为了自己毕生的理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含笑而逝,还有人……
     我们无权评论他们的得失,我们并不是他们,也许在我们看来愚蠢而又不可思议的东西,在他们的心里却摆在最崇高的殿堂,何况,我也在追寻,追寻我自己的目标,也许有一天我会和他们一样,在尘土中平静的闭上眼睛,但是我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才会来临,因为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我很难判断这样对我来说是好是坏,说它好是因为我比一般人拥有更多的时间来完成自己的目标,说它坏是因为在我的追求中缺少了一样东西,因而使我的追求显得有些苍白无力,我想,这样东西应该就是来自生命的激情……

“我也曾经迷惘过,就在离开底比斯的那一刻,那一刻,我开始对自己的前途迷惘起来,究竟我追寻的是什么?是不是一样的缥缈并且没有希望,究竟灵魂的本质是什么?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面对着漫天飞舞,漫无目的的灵魂,我竟然有了无法面对的感觉,我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是否也和他们一样因为一些无聊的东西迷惘,徘徊,漫无边际.我开始诧异自己这种古怪的感觉,我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看过了大量的生死离别,今天却因为一场平凡的杀戮而感到迷惑,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是涉足红尘的时间太久,让我麻木的神经开始有了一点小小的感触?我不知道,也无法解释,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眼前浮现出卡莫拉临死前那满足的微笑,我的心再度恢复了原本的立场,拥有那样满足的笑容的生命,灵魂就应该有它存在的理由,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不再单一的以一个旁观者的立场来冷静的观察一些事情,而是将自己的精神以古怪的形式分成两份,一份继续保持冷静的心态观察分析一些东西,另一分则有条件的融入了拥有生命的生活当中,去再次体验一些遗忘了的记忆…”

伴随着错乱的脚步,我越走越远,是否像迷途的灵魂,寻找生命母亲的安慰。当我迷失的时候,我愤怒无奈,于是我将我的怒气,发泄给无辜的人们,这是生命的怨恨,灵魂的悲哀,来自苦难的循环,期待着灵魂的救赎,拯救我脱离这怪圈…

亡灵的贤者来自死亡,来自那些可以与死亡沟通,可以与灵魂达成默契的人,这种人非常稀少,真正能成为亡灵贤者就更少了,因为沟通死亡的人,并不一定可以留住意识,重塑自己的身体,大多数的灵魂在感悟到死亡的时候,就超脱了一般的存在方式,与其他的灵魂同化,成为无所不在的存在,只有亡灵贤者才可以在沟通死亡的同时,反过来利用死亡的力量,重新塑造自己的身体,保留自己的意识,这样的灵魂,也就成为了亡灵世界的主宰,也成为了对灵魂研究的主要力量,他们没有种族的分别,没有意识上的绝对分歧,因为当他们死亡之后,他们就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称谓——亡灵,一个共同的探索方向——灵魂。而成为亡灵贤者的过程,则被称为“死亡的试炼”
     ——克尼.特莫尔《死亡的追索与反思》

光明与黑暗?光明与黑暗是否是针锋相对的存在?光明与黑暗是否都是互不相容的冤家对头?无可否认,大部份的人都向往光明,厌恶黑暗的存在,并把它作为所谓的邪恶的代表,罪恶的称谓,把光明吹捧为圣洁,善良的代名词,但是,事实上是这样吗?脱离了对方,光明与黑暗能否单独的存在在这个世上?完全没有了黑暗,那漫无边际的光明是否还能拥有他崇高的地位?黑暗和光明是各自独立的吗?难道说光明中就没有了黑暗,而黑暗又容不下光明吗?你只需要看一看光明中身后的影子,还有黑暗中天空中的明月,你就知道光明与黑暗之间,拥有多么亲密的关系了…
     ——克尼.特莫尔《基础灵魂理论,光与暗的辩证关系》

恶魔也可以是圣洁的吗?只要他披上神圣的外衣,尽管他的内心还属于恶魔,但是他的身体却充满圣洁的力量,当人们无法直接看透别人的内心的时候,外表就成为了认识别人的凭证之一,虽说以貌取人是不对的,但是有多少人可以摆脱这一点,不去相信自己的眼睛?还好,恶魔并不一定是作恶多端的,但是如果是披上正义外衣的罪恶呢…我们是否可以剥去他圣洁的遮羞布?
     ———克尼.特莫尔《漫步在大陆上的灵魂》

只要拥有足够的能力,虚假的东西,可以比真实的东西还要像真的,因为虚假的东西可以给你无限制的承诺,因为它不需要去实现,而真实的东西却必须考虑自己的力量,而且虚假的东西伪装的比真实更华丽的时候,真实就被挤到了可怜的角落,华丽的虚假和朴素的真实摆在你的面前,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你会选择哪一个?
     ———克尼.特莫尔《窥视灵魂的深处》

狂热的崇拜,针对的是亡灵歌舞团的本身,可以说,是人类对于某些领域超出自己的水平,并得到自己认同东西的一种肯定。狂热的挚诚针对的却不是索洛狄本身,而是针对的他背后那虚无缥缈的所谓神,这是人类灵魂深处对于未知事物和强大力量的畏惧和渴望。至于狂热的贪婪,则是一种本能,一种灵魂深处的本能,对于这些东西,我无法给与评价,粗看之下,这些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事是真的是如此吗?我们心灵深处。灵魂的深处是否也有这种渴望,如果没有这种渴望的话,人类的社会是否可以形成?我们的世界能否存在?或许,我们引以为荣的所谓文明,就是建立在无数的愚蠢和残忍之上的,我们无法排斥他们,也无需排斥他们,我们只需要在不需要的时候刻意回避他们,在需要的时候,在阴暗的角落里,把他们呼唤出来,让他们出来透透空气,这也是所谓的黑暗法则……
     当然,我说的只是代表我个人的看法,真理,藏在每个人灵魂的深处,等着渴望他的人慢慢发掘,尽管,他不一定是你所希望看到的……

究竟谁更伟大一些?神或者是人?
     有人会理所当然的告诉你,当然神是无所不能的,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当你出现了困难,你习惯的祈求神的援救,这时候出现一个人,他解决了你的困难,于是你本能的以为这是神的恩赐,是神的眷恋和仁慈,却忘了,说到最后,却是一个人帮助了你,你把一切的功劳都记在神的身上,但是神什么时候在你的面前出现过,直接把你拯救出苦难的深渊?你可能听见神的声音,看过神的影子,甚至见过神的使者,但是真正的神,你见过吗?把你救出苦难深渊的,真的是神吗?
     究竟是神解救了我们,还是我们救助了我们自己……
     与其哀求神怜悯的眼神,还不如磨练自己坚强的灵魂……

人生究竟是怎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人生观,似乎各不相同。不过,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在这些看似不同的答案里,找到一些相同的东西。其实,人生对于人们来说,就象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我虽然不知道花影的人生,但是,她眼中的人生应该就像她的舞蹈,飘缈美丽,多姿多彩,不断挑战着高难度的舞步,依照改变不了的音乐,跳出无怨无悔的人生舞步。幽云眼中的人生似乎应该像她的演奏,清静幽雅如梦似幻,用自己作为乐器,演奏出触动心灵的音调。流魔则应该像他的剑,尖锐,锋利,平时隐藏在剑鞘里,挥出的时候,让所有见到他的人目瞪口呆。莉莉斯应该像她歌声,清脆悦耳,无忧无虑。我吗,我眼中的人生就象那一组组灵魂的音乐,虽然只是固定的音符,但是经过不同的组合,却能演奏出探索灵魂的追思乐章。
     也可以这样说,因为人的性格在某些方面影响到自己的喜好,而自己的喜好,又影射到自己的人生,人生如人,人亦如人生……

     在他的眼中,人生是怎样的?
     《人生如人——灰暗亡灵的灰暗人生理论》亡灵导师克尼·特穆尔语录

灵魂的目的是什么?为了爱情?就像是流魔那样。为了自己心爱的艺术?就像是花影和幽云。我呢?为灵魂而传承灵魂是不是真如我说的那样伟大?我是不是只是在逃避而已……我曾经迷惑的问自己,直到我在大陆游历一段时间之后,我才找到了自己的答案,真正灵魂的意义不在乎是否有什么辉煌的结果,而是在一举一动中感受灵魂和生命那独特的乐趣和魅力,无论是辉煌也好,还是平凡也罢,只要你去注意,去创造,他一样也是多姿多彩的,而我的追求,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乐趣……

野兽拥有什么样的灵魂?粗看下来,野兽似乎只有本能,猎食,搏斗,交配……这似乎被所有的人看不起,被称之为野蛮的行为,不过,他们真的有那么野蛮吗?野兽所有的努力,都只为一个目的——生存,为了生存,他们拥有足够的理由做这些事情。同样,自认高大的人类,文明的人类,他们是不是做得更高尚一些?或者说,他们把直接的野蛮变的更加优雅,更加华丽,变成一种美丽的野蛮……尽管它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冠冕堂皇但它终究是野蛮,就像是一把用纯金打造的刀,用宝石镶嵌,华丽的夺人二目,但是,它终究是一把刀,它是用来夺取生命的。虽然我们称之为虚伪,恶心,不断用我们的言语啐弃他,不过,我们却不知不觉的重复着这种被我们啐弃的虚伪,反复做着我们曾经认为恶心的事情。因为,我们是人类,我们比野兽高等,因此我们懂得伪装一些东西,也必须伪装一些东西,显示人类的与众不同。
     我似乎不应该用,“我们”来将自己带入人类的灵魂,因为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但是,不管我究竟有没有死,究竟算不算人类,追根究底,我的灵魂深处,已经打上了人类的烙印,这是我的宿命……

我记得似乎有这样一句话,“匹夫无过,怀璧其罪”是否是这么说,我已经忘记了,但是我却知道他的意思。那是诱惑给灵魂带来的东西。
     诱惑充满了人生的每一个角落,带给人邪恶,也带给人幸福,如果说欲望是生命延续的根本,那诱惑就是欲望发出的声音,或者说,它是诱惑的另一种说法。但是在大多数的时候,诱惑这个词都代表了一种不太体面的东西,有着些微的贬意称谓,也同样被人所不齿,不过,在现实生活中的人,谁能真正逃脱这种感觉,其实很多东西都可以用诱惑来形容,换一个角度来看,它其实也是一种决心,一种希望,只不过我们并没有这么想过……
     如果你仔细考虑的话,你将发现,你无法逃避。比如说,面对邪恶的时候正义之心的诱惑,面对挫折的时候成功的诱惑,面对失意的时候未来的诱惑,饥饿的时候食物的诱惑……
     我对诱惑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这是灵魂深处的信息,也是生命无法避免的东西,正是因为灵魂那神秘的诱惑,我成为了一个亡灵。因此,对于生物因为诱惑作出的一些事情,我也总能抱着宽宏大量的态图……

生活中,你有没有遇到苦恼?遇到想不做却不得不做的事情?有人对此怨天怨地,有人因此恨世愤俗,有人为此放荡不堪的游戏人生。所有人都渴望一个无忧无虑,为所欲为的世界,这却是不可能的,因为世界不是一个人的世界,人生也不是你单独的轨迹,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生,就像没有一帆风顺的航行一样,实际上,仔细体验这种无奈的感觉,从中寻找你自己的存在,感受这个充满矛盾的世界,这也是一项了不起的乐趣。
     有明有暗才是完整的人生……

什么是哲学?永远不要因为这两个吓人的字眼就把它看得有多么可怕,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本哲学书,每个人的哲学都是独立的,可能相似,但是绝对不会相同。你所见过的、听过的、感受过的、经历过的,一点一滴,都会在你的心里留下一笔,这一笔一笔写下来,就是你自己的哲学。任何人都是一个哲学家,只是没有人会正视自己内心之中的哲学。

当诞生之时,你为了生存而挣扎,当辉煌之后,你开始奔向死亡,你无须挣扎,那注定是你最后的归宿。
     ──《亡者约书开篇语》

亡灵第二定律:最复杂的,其实就是最简单,简单到被习惯性忽略的东西,往往会复杂到让人迷惑。

当你颓废时,生命永远在你的前方。当你高傲时,生命只会在你的身后。当你探索时,生命就在你的周围。

彷徨时,需要的是一个缺口,生存时,需要的是死亡的压力,死亡时,则需要有无尽的追求探索。生命与死亡交织时,需要的仍然是一个缺口,那是灵魂的彷徨。
     特尼。克莫尔《死亡与灵魂》

当生命有了意识,他就有了痛苦。当他有了痛苦之后,也就明白了什么是快乐。智慧与意识是一切罪恶,痛苦的根源,也是一切快乐欢喜的原因。真若抛弃了他们,虽然就抛弃了罪恶和痛苦,但是也无法体会快乐与欢喜。就如神的禁果,它的一半是青色,另一半是红色一样。与其做一具无忧无虑的玩偶,我情愿再一次被赶出神的伊甸。
     ——————克尼。特莫尔《亡者圣经。永失伊甸》

生命拥有的是那一份活泼与激情,死亡则拥有安静与沉稳,拥有生命的激情和死亡的沉稳,那便是灵魂。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根精神支柱,那就是欲望,所谓的理想、愿望,或者是希望,都是它的表现形式,它是精神世界的核心、构筑灵魂的主体。当某些人的内心深处,这根支柱轰然倒塌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一个生命形式的结束,另一个生命形式的开始,也就是所谓的死亡,摆脱现在的一切,在全新的开始中寻找新的目标。

当利益之间出现矛盾的时候,斗争就是解决矛盾的唯一办法,无论是流血还是不流血的,从来没有人会用真正的和平方式解决问题,所谓的和平背后,都有著一场看不见的战争。

如果你能扭曲一个人的思想,就可以控制一个人。如果你能扭曲一个国家的思想,你就可以控制一个国家的人。如果你能扭曲神的思想,你就可以控制无数的人。

以现实来论证空谈,现实就苍白起来了,以优点来掩盖缺点,优点就苍白起来了,以理智来诠释疯狂,理智就苍白起来了,以自己来衡量别人,人就苍白起来了…

当一个信仰成为宗教,而这个宗教又影响了大多数人之后,它就有足够的理由成为政治。
     克尼.特莫尔《浸染政治的灵魂》

人类是一种很古怪的生物,他们口口声声的渴望和平,可是,孩子最喜欢的游戏却是争斗和战争。

也许我们现在的世界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是由另外的一个世界创造出来的幻觉,也许你在这里你获得了你想要的一切,有朝一日醒来的时候,你也许会发现你正睡在一张又脏又破的床上,在那里进行另一个幻觉。
     克尼.特莫尔《虚幻日记》

美好的东西远比邪恶的可怕,邪恶的东西只能使你畏惧和抗拒,在挣扎中或许有一线生机,美好的东西则让你无法抵御它的诱惑,然俊迷失在美妙的梦境里允许争议,也就是允许进步,毕竟真理是越辩越明的。

     生存是生物存在的唯一目的,我们出现在这里,然后为了继续存在而努力,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生存这一原则而运动的,灵魂也不例外。当你仔细观察之后,你就会发现所有似乎不相关的事情后面都有一根细细的线相连,那就是生存,更好的生存。

生命就是一个挣扎的过程,世界上没有什么所谓的恩赐,当你开始感知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就开始挣扎。生命的出现是挣扎的开始,挣扎的存在是为了生命的延续。《克尼特莫尔——生命启示录》

当时间的飞逝已经近乎一种消耗的时候,我们就需要有一种形式,让我们牢记自己的过去,神如此,亡灵亦是如此。
     特尼。克莫尔《第一次大陆旅行心得》

生者渴望一个辉煌证明自己的存在,我们则不同,无论多高的巅峰,也不过是我们漫长生命中的一条普通的平行线,所以我们可以平静的站在平行线上,浏览别人的巅峰。
     克尼·特莫尔《灵魂探索:拚搏》

如果生命是一个乐章的话,我们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音符,之所以我们能把生命演奏出来是因为我们不停的在五条线上跳来跳去。
     克尼特。莫尔《狂想》

赞美是神需要的,拚搏是人需要的的,思考是灵魂需要的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3:00
周六至周日 :9:00-23: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8228163327
邮箱:mswyg@sina.cn
资讯热线:028-38410905